十利須我里

呀吼~这里萌混cp,混圈求勾搭求约稿!www大杂烩~各种搭,wwww写手x1,约稿的话大欢迎ww无雷cp的杂食动物一只

【仏燕】当他执起梳子时

当他执起梳子时(中)

cp:弗朗西斯x王春燕

目录:

          

现代paro

 

*如果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理发师话

 

  微微开始入秋了,王春燕如是想着,看着窗外,远处看见一辆红色跑车驰来,她才不紧不慢地拎起包准备出门。到了门口,弗朗西斯的车刚刚好停在了门口,驾驶位上的金发男子摘下墨镜,轻笑看着王春燕说道

“上车吧,燕”

  王春燕拉开了副驾驶座位坐了上去,弗朗西斯接过她的包放在了后座上,尔后再次带上了墨镜,踩下了油门。

---

几天前。

“燕,快入秋了。”

  弗朗西斯有些漫不经心地对他身边的燕子如是说道,他正拿着一杯柠檬茶,虽然渐入初秋,但还是有些燥热。身边的女孩捧着一杯凉茶,听到这句话忽地抬头,闪烁着她的大眼睛,等待着他的下文。

“去野餐吧?”

  弗朗西斯已经悄悄地把垂着的手向上伸,轻轻地搭在了燕的腰间。正在沉思的女孩只是向旁扯了扯,并没有扯开弗朗西斯。她眉头微蹙,有些犹豫地看着弗朗西斯。

“放心,就只是兜兜风。去水库的堤坝走走吧。”

  弗朗西斯有些无奈地笑了笑,自己的女友并不怎么相信自己,当然,其实他本身也并不是特别相信自己。燕将信将疑地看着弗朗西斯,点头首肯,传达了自己的意愿。

“好,去兜风。”

“好!哥哥我会准备好所有东西的,甜心你只要带个人就可以了。”

 

---

 

“波诺弗瓦先生,你真的只是一个理发师?”

“不,当然不,我还画画。亲爱的,我希望你能叫我弗朗西斯,或者弗朗更好。”

  燕伸手用指尖戳了一下敞篷车的顶棚边缘。风意外地有些大,她的长发有些乱了起来。她收回手用手指梳理起末梢微卷的长发。弗朗西斯伸手卷过一缕,轻吻一下。招致了燕一记没有任何力道的手刀。

“好好开车。”

“好,好~燕,有没有想过剪短发会是什么样子?”

“小时候剪过,不怎么适合。而且,哥哥看见大概会哭吧。”

  燕笑着将自己的长发梳到了左边,相较于上一次弗朗西斯为她理发那次,她的头发又长了些许。

“哥哥?我都……不知道呢”

  弗朗西斯有些晃神,他从未听过她说过她有哥哥。她甚少说起这些,虽然早知道她还无法完全相信他,但这一瞬间他还是有些难受。

“长我两岁,没说似乎因为没有什么必要吧。”

“没有必要吗……”

  弗朗西斯沉默着,燕似乎看出了他的失落,倾身,头轻靠在弗朗西斯的肩上。弗朗西斯的浅紫色衬衫隐隐透出一缕淡淡的玫瑰香水的芬香,燕探出手,用指尖轻轻戳了戳他的肘部。

“弗朗西斯,你要是想知道我什么,问我,我愿意说的。”

  燕身上有股淡淡的的甜味,她口中正含着一颗金平糖,她浑身上下有股水果糖的味道。此刻,弗朗西斯有些想尝尝她含着的那颗是什么样味道的。

“我想着你没问,便也没说”

  弗朗西斯的的动作有些僵硬,好在燕子只蹭了蹭,就把头撤了回去。弗朗西斯觉得自己的心口此刻像那吹来的风一般舒畅。

---

  阳光暖暖,空气中散发出了丝丝凉意,到了才意识到堤坝上的风很大。燕有些担心弗朗西斯是不是穿的有些少,就在刚才他把自己的灰色风衣给了她,此刻这件男款的长风衣正批在她的肩上。弗朗西斯打开了后车厢,一手拎着装着食物的篮子,一手抱着野餐垫。燕子拎了旁侧的水壶和自己的包跟了上去。一阵强风打乱了她的长发,弗朗西斯铺好垫子以后见了此景,走上前去帮她理了理碎发,趁她愣神的时候轻吻了一下她的长发。手轻扶着她的腰,引她前行。

  不得不说弗朗西斯真的是个相当完美的恋人,相当居家。篮子里有燕爱吃的鱼子酱,吐司切成了小片,干净闪亮的黄油刀。水壶里是泡好了的玫瑰红茶,正是午后,弗朗西斯准备了一场对于燕子来说很完美的下午茶。燕子悄悄看着弗朗西斯扎起来的短小的辫子,一边往嘴里送鱼子酱面包。鱼子酱涂在小块吐司上味道极佳,要是吃得咸口了呷一口红茶。两个人挨在一起,燕在害羞,她的身体因紧张而僵硬着,即使只是挨在一起也会因为害羞而微微发抖。酸涩的气息惹得弗朗西斯也微微有些紧张,但看着她微微泛红的脸颊,他最终还是忍不住倾身轻吻了她的脸。她一惊,但并不反抗,只是轻轻放松了身体微不可见地依靠在了弗朗西斯的身上。

  吃完中饭,二人坐着聊了一会天。一阵风袭来,很是惬意,燕吸了一口气悠闲地轻叹了一声,站了起身。白色的连体裙下摆微微轻拂,肩上的男式风衣滑落到垫子上,燕向前走了几步,转身对弗朗西斯说

“一起走走吧。”

  弗朗西斯站了起身,二人肩并肩走向了前方似堤坝一样的斜坡。到了顶上才发觉下面别有一番景致,水位下降致使露出的滩涂长成了一片荒废了一般的花园。弗朗西斯侧脸看着燕

“下去走走?”

  燕轻轻点头,但并没有跟随着弗朗西斯一起向下走。她苦恼地盯着自己的坡跟鞋,用带着些许怯懦的眼神注视着弗朗西斯。弗朗西斯立刻理解了女友的心思,走上前拉起了她的手,另外一只手扶着燕的腰。二人并没有直接走上草地,只是在堤坝底部的水泥底子上散步。

  走了不多久,弗朗西斯拿出风衣口袋里的纸,垫在堤坝上,邀燕坐下。

“坐一会吧,燕”

“好”

  二人无言地坐下,弗朗西斯总觉着二人有些生硬。他帮燕将一缕碎发别在耳上,用鼻尖蹭了蹭燕

“我们,还能再近一些吗?”

  燕似是受了惊,但只是略微缩了缩头,并不排斥弗朗西斯。

“嗯……可以呢”

  弗朗西斯听罢,环住了燕的腰,在她耳边低语

“那,别在叫我波诺弗瓦先生了,我呀,是燕的男朋友呢。”

  言罢他站起身,微笑地看着燕发红的脸。燕忽然站了起来,看着往堤坝上走了几步的弗朗西斯说道

“弗朗西斯,帮我梳下头吧……风,吹乱了”

  弗朗西斯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柔情的笑,拿出了为她准备的梳子。她抚上了他的脸颊,他慢慢靠近了她的唇。

“Bon, ma chérie.”


















哎哎,,算是生贺的后续,虽然拖延了好久,,果咩

评论
热度(29)

© 十利須我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