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利須我里

呀吼~这里萌混cp,混圈求勾搭求约稿!www大杂烩~各种搭,wwww写手x1,约稿的话大欢迎ww无雷cp的杂食动物一只

【仏燕】如果弗朗西斯是猫的话

如果弗朗西斯是猫的话

【CP:仏燕】

现实paro

弗朗西斯猫设

给新月的生贺ww @新月月月 

 

 

  我爱她。

  是的,有生以来我是如此清楚地肯定自己的内心。我爱她为我梳理毛发时的手指,爱她身上淡淡猫薄荷的味道,爱她墨色的长发垂下来时那淡淡的幽香,爱她出浴时单薄浴巾勾勒出的妙曼的躯体。她书写时,整个房间都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墨香,我最爱在这时候跳上她的书桌,在她日记的每页角落留下属于我自己的印记。我努力地得将自己的一切都烙拓在她身上,日记,衣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以及她自己都沾了猫薄荷和玫瑰的味道,我努力地想让她看起来那么地属于我。我带满情色意味地轻舔着她抚摸我的手指,我在她看电视时窝在她的膝上,扑上她磨蹭着她的胸口,贪恋着她的体温,隐晦又直白着表达着是如此渴求着她,我将自己一步一步地渗入到她的生活中以及生命中。她爱着作为猫的我,于她而言我也只能是一只猫。

“你的猫好乖啊,燕”

“是呢,弗朗西斯有时候就像个人一样懂事。”

  她的朋友如是这么说着,我尽我所能地做着一只完美的猫。我不会到处乱窜打碎她的东西,我不会在她给我洗澡的时候乱窜挣扎甩她一身水,我不会在她给我剪指甲时挣扎然后抓伤她。我爱她,这是甜美又悲伤的,我是她的猫,她的宠物,我不愿因自己猫的本能伤害她,因此家里也从没有过猫抓柱,因为我会让她乖乖给我剪掉我尖锐的指甲,所以我得以随心所欲地触碰她。我顺从地让她打湿我雪白柔软的毛发,自从我成年起,我便再也没有甩她一身水过,所以她至极地喜爱我,喜爱到即使我在她洗澡时窜出来,她也不会很排斥地把我抱进浴缸一起洗。我做得如此好,深得她的喜爱,大概即使我不在了,她也会一直记得我,记得我这只陪伴她至此的猫。我悄悄地渗进她的生命中,在她生命的轨迹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爪印,也许这很自私,因为一只猫的寿命远无法长过于人类,但我真的爱极了她为我梳理毛发时的模样。

  作为一只波斯猫,我将波斯猫爱撒娇的性格发挥到了极致。为了能尽可能地多触碰她,我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她身上。我尽可能地在她在家的时候贴在她身边,因为我早已无法离开她了。

  每天清晨,我会从她床头的小窝前醒来,跳上她的床,叫醒她。她总爱赖床,要翻来覆去好几次才起得来。

  每日,她坐在梳妆台前,将她的长发梳起,画上精致的淡妆。她会把昨天准备好的早餐加热一下,同时给我准备好早饭和中饭。我会在门口的玄关处乖巧地目送她离开,在悠长的一天里,我一次又一次地感叹我与她每天相伴的时间既短又长,我暗叹我与她很大一部分的相处时间是我在她床前的小窝中感受着她气息和她共眠。我会在她的窗台前踱步,睡上一段时间,细数着还有多久她才会回来,对面窗前的母猫有时会朝我抛个媚眼什么,但这对于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上一次和母猫们调情是我爱她以前,也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我已经快要五岁了,但即使到了春季我还是兴致恹恹。但我可以毫不忌讳地承认,我曾隐晦地向她求过欢,对,我的主人,那个妙曼的东方可人儿王春燕。她躺在沙发上,抚弄着我雪白的长毛,以玩一般的口吻询问着我为什么没有半夜叫着,去找母猫寻欢。她认定为是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但从没有睁眼开始就一直在她身边的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在说什么,我看过她写的所有的日记,听过所有她在我面前讲过的电话,我几乎知道她的一切,其他人类都不知道的她的那部分生活,我都看着。我听着她玩闹的话语,只是抓住了她抚摸我的手指,带满情欲意味地轻舔,我想要的只有她,但那是不可能实现的。但她抽回了手指,她怕我会咬伤她,而我也我几乎忘了我带刺的舌头会弄疼她,她喜欢猫,但同时也怕被抓伤或咬伤所以她不会毫无顾忌地和我太过近,她总是怕我一不留神伤了她,但我又怎会忍心呢。她略有戒备的举动让我有些心痛但又十分理解,她怕极了痛。也无法理解我的那些举动里艳情的意味。

 

---

 

  我喜欢在她洗澡时钻进浴室,一开始她总是有些惊奇我爱在她洗澡的时候抓门。但一两年下来她早已习惯,我喜欢在她泡澡时撒欢地磨蹭着她柔软身体,但她从不知道我的心思,她始终以为我是一只爱撒娇的猫,她的猫。

  浴室里有着沐浴露和洗发水混合的香气,她卷着头巾靠在浴缸里。她刚洗完澡,正在泡热水浴,她总是喜欢这样似乎这样能让她放松。我轻巧地避开地板上那些冰凉的水渍,轻盈地跳上浴池边缘。燕早已见怪不怪地将我抱起,轻笑着将我放在她的膝上。老实说让水打湿那令我骄傲的雪白色长毛真的很难受,但这水似乎是有魔力一般。轻飘飘,软乎乎的,连她的身体也格外柔软,似乎要融入这水里一般。

  她咯咯地轻笑出声,使坏地把曲起的腿往下放平,我慌乱地扑楞两下伸爪去搭她的肩。她圆润的肩头被热水浸泡地泛出瑰色被雪白的肩衬得略发妖冶。我贴近她柔软的身躯,我的耳在触及她的耳尖时轻颤,逗弄得她频频发笑,她伸手拿过我的左爪,揉捏了下我的肉垫。她满足般一声轻叹,似乎是被治愈了。

  终于她在水温开始变凉的时候抱着我站了起身。我满足又苦闷地用贪婪的眼光看尽了她的所有,但她不会知道也不会察觉,更不会知晓我的意图,这才是最最折磨的。

  她脱力般地将自己擦干净,吹干了她墨色的长发,倒回了自己的被窝里,我也回到自己的窝里结束共处的夜晚。

 

---

  我爱在午夜时分漫步整个屋子,从卧室,到客厅,以及厨房。最喜欢的地方是客厅的窗边,我可以扫视这个屋子里面积最大的区域,屋里弥漫开来我的气味和她的气息。微弱的月光映入房中,借着一星半点的月光,我清晰地看见了客厅的所有物件。我和她经常一起坐的沙发,她喝茶时常常用到的茶几,以及不怎么开的电视,我惊喜着我是如此地拥有着她。

  午夜是我个人的时光,有她在又独自消遣的时光

---

“燕,选一只喜欢的。”

  一个温润的男声响起,我听见一个女孩咯咯的笑声。

“真的呀!哥,真的给我一只?”

“对,说好给你的生日礼物呀。”

  那时的我并没有睁开眼,只是循着声音向前爬。那女子的声音盅惑着我,诱导着我向那个声音爬去。

“呀!天呀!它自己爬过来了!”

  一双温暖柔软的手将我抱起,我软软的爪抓住了前方的布料。

“咦?是男娃娃呀?哥,我想叫他Francis!”

“好好好,全听你的。”

  待我睁开眼时,第一个看到的便是她。

  我的世界。

---

 

  但时光又是短暂又残忍。

 

  她在笑,她在讲话,她在和一个人讲电话,她,在和一个男人讲电话。

  我开始感到浑身发冷,止不住地颤抖着。毋庸置疑,她在恋爱。那个人,是她的男友。我开始感到绝望,是的,我只是一只猫,我无法让她爱上我。

  就在那一刻,我感到内心有一股黑色的火焰在燃烧,这丑恶的火焰几乎将我燃烧殆尽让我疯狂的扭曲。我开始大吵大叫,疯狂摇晃着她,电话那头的男子明显一惊,她尴尬地笑着将我抱走并挂断了电话。

  但若是真的能那么结束就好了。但噩梦接踵而来,那天她抱着我,逗弄般对我说

“唉,明天他要来,弗朗你要是能乖乖的就好了。”

  那一刻我感觉一切都崩坏了,本该维持的日常将要被全部打碎。

  但我又有什么办法呢?

  我极度痛苦地面对着那一天即将到来的这一事实,然而当那门铃声想起时,我终于还是控制不了内心的痛苦,我的整颗心脏剧烈地缩成了一团。 

  那一天,我冲出了家门,在她开门的那一刻,我不想看见那个男人的脸,更不希望他出现在我和她的小屋里。他有着我没有的,也是我最想要的东西——人类的身份,我妒忌着他可以追求我的燕。然而那是我穷尽一生都做不到的事。我一分一秒也不希望这个男人和我处在同一个空间里,我不能阻止他的气息融入到这个屋子里,那我能做的只有离开,逃离这个令我痛苦无比的地方。

“弗朗!”

  身后传来她惊讶的叫声,我却再也无法为她回头。我不知道自己跑去了那里,等意识到时天已经黑了下来,淅淅沥沥下起雨来。我从未如此狼狈过,我一向都维持着那副高贵优雅的样子,那既是我作为波斯猫的骄傲与尊严,也是我为了能更深更深地渗到她的生命中,为了成为那她常常能想起的存在,以及想要在自己爱的人的面前想要维持好自己最完美印象的固执。如今的我如此的狼狈,我祈愿我从没认识过她,她当初抱的那只猫不是我,我希望我从未爱过她。但我早已顾不上什么了,燕,你是我心脏的一部分,或许会爱上你是刻录在我基因中必定的存在。

  我随意地躲进了一处绿化带下,雨似乎下了很久,连低矮的绿化带下雨水不停地漏下来,打湿了我的毛发,我平时引以为傲的毛发变得脏兮兮,湿漉漉,现场的毛发此刻格外沉重。冷气朝我袭来,我蜷缩在绿化带下瑟瑟发抖着,有生以来第一次这么狼狈,我此刻才意识到她是多么地疼爱我,冬天她怕我独自在家冷,即使人不在也会在自己的卧室里开好暖气,夏天怕长毛的我中暑,即使去上班了还是会在卧室里开好空调。她知道她的猫,我这只波斯猫很脆弱,她如此地呵护着我即使不能得到她,我得到的已经很多了,但是一旦得到了就会更加贪心,我早已不满足于只做她的猫,我开始贪恋那些永远都不可能实现的事。我因寒冷而止不住地颤抖着,我觉得自己大概会死在这里,离开她的我只是一只什么都不会的宠物猫。就在我已经绝望时,我听见了——

“Francis!Francis!”

  我听见她焦急的呼喊声,她的声音已经带了些许哭腔。我忽然惊觉四年多的羁绊在我和她的心中扎根有多深,我忽而想起她曾和朋友说,当时,她在挑小猫时一窝小猫里,我突然向她爬去,她便决定一定要养我。也许在那时,即使我看不见她,我还是会感受到她,选择她。除了爱以外再没有其他的理由可以解释了。如今我已陪伴了她将近三年,她从个孩子到了离开父母独自生活的大人,她只身一人带着我,住在了这个公寓里,我不知何时习惯了每天早晨送她离开,晚上迎接她的归来,和她一人朝夕相处。

  我不想失去她。

“喵”

  我颤颤巍巍地从绿化带下探出了头,叫了一声,她瞧见我立刻冲了过来,把我抱了起来。她没有打伞,人也湿透了,大概是在我刚冲出门一小会就追了出来。她温热的泪水,她有些冰凉的体温,她微微颤抖的肩膀让我心痛。她就这样抱着我痛哭着,一个人,一只猫,在雨中为了各自的目的哭泣着,心痛着。我开始意识到自己已经入侵到她生命的何种地步。我陪伴了她五年了,我是独自一人生活的她的支柱与陪伴,我开始意识到她为什么不介意独居,我开始感到后悔,我懊悔着自己的自私,我想到要是到了我寿终正寝的时候,她该有多伤心。纵使我只是她的一只猫,我早已像亲人一样在她的生命轨迹里铭刻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时间早已帮我在她心中留下了印记,我却自私地只想独占着她,我爱她,可我从未想过我的夙愿会给她带来莫大的痛苦。我想我若是真的爱她,又为什么让她如此痛苦,这事实让我一瞬间有如醍醐灌顶,我,到底在做什么?

  我突然有些释怀,向她的怀里贴了贴,试图用仅剩的体温来温暖她。她抱起我向家走去。我想我还是爱她爱到不能容忍一切,但此刻我只希望她不要受凉。

  她一回家就进了浴室,给浴缸放起热水,抱着我去淋浴。虽然我极其讨厌淋浴,但我还是乖乖地任她清洗。一只猫,一个人,冻得瑟瑟发抖,她洗好澡就进了浴缸,我一如往常地跳到浴缸旁边,她抱我进了浴缸。就这样泡了一会,身体暖和起来以后,她给我吹干了毛自己也出了浴缸擦干身体回房间换衣服。我静静地跟在她身后,就像往常一样。

  洗好澡,她钻进了被窝,开始玩手机,我就蜷缩在她身边小憩。直到她困了,把我抱到她的床头柜上,我的小窝前。我几欲跳到她的床上都被阻止了。

“不行,弗朗,我翻身会压到你的。”

  一切就和平时一样,我钻进自己的小窝,她关上了灯,这有些混乱的半天就这样结束了。

  当太阳再次升起时,我在她枕边醒来,看熟睡的她,我爱着的她,孩子似的她。她是我的主人,我是她的猫。我爱着她,恋人那般地爱着她。

  我是一只猫,我爱人的猫,但她从不知道我爱她。


评论(2)
热度(73)

© 十利須我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