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利須我里

呀吼~这里萌混cp,混圈求勾搭求约稿!www大杂烩~各种搭,wwww写手x1,约稿的话大欢迎ww无雷cp的杂食动物一只

【仏燕】当他执起梳子时(上)

cp:弗朗西斯x王春燕

现代paro

*如果弗朗西斯·波诺弗瓦是理发师话

  @南茗 给小茗的生贺ww虽然今天已经不早了

  当弗朗西斯看见那个女孩走进店里时,他知道他非要给这个女孩理发不可。她有着一头乌黑细软的长发,柔软地垂至快及腰的长度,她略发褐色的发梢虽稍有些参差不齐,看起来似乎是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修剪过。但是他相当中意她的黑发,想要触碰一下这柔软的发丝。

“Bonjour!要做发型吗,女士?”

  他在别人还没有做出任何反应之前就上前一步招待眼前的女孩。要知道,他平时都是窝在沙发的角落里,除非别人来指名他,当然,身为首席的他自然在某种程度上有选择的权力。此时,身后几名理发师吹了声口哨,话语中带满调侃的意味。

“我们的总监有目标咯?”

  女孩似乎听见了他们的话,但目光只是浅浅地划过那几个人,接着又回到了弗朗西斯身上。

“不,只是修短一点。”

  弗朗西斯笑了笑,抚了抚垂至脖间的金色长发,似乎并没有很失望的样子,他伸出左手引女孩洗发池。

“这边请。”

  弗朗西斯引她坐好,轻轻地给她脖子围上毛巾,引她躺下,挽起袖子,接过了她的长发,放到水池里打湿。

“要洗一下吗?头发稍微有点油了。”

“啊,嗯。”

  女孩愣了一小下,随即应了一声,耳尖微微开始泛起红,昭示着她被点破这一事实的窘迫。弗朗西斯笑了笑,用手轻轻梳理着她的细腻的发丝,轻声叹道。

“头发,很漂亮。发质很好呢。”

“…谢谢…”

  女孩轻轻地道了声谢,她垂下她的眼睛,不再言语。弗朗西斯拿起洗发液为她的长发抹上,轻轻地揉搓起来。她的头发真长啊,弗朗这样想着又多加了些洗发液。弗朗的手很轻,很轻,他的指甲也修的很整齐干净,所以他的按压揉搓并没有特别痛的感觉。

  兴许是没有挽好吧,弗朗西斯左边的袖子滑了下来,他的左臂僵了僵,衬衫的袖口已经沾上了些湿意,颜色渐深了些。女孩忽然睁开了眼睛,但并没有看向弗朗西斯,大概她知道那样做会让自己看起来像吊死鬼。她的余光飞快地瞟了一下弗朗西斯滑落下来的袖子。

“要,帮忙吗?”

  她轻轻地开口,弗朗西斯愣了一下,并没有理解女孩的话语。

“袖子,沾上泡沫了。”

  女孩的手动了动,似乎想要向上移动,但还是停住了。弗朗西斯这次想到是自己的袖子。他静静地看着女孩,看着她纤长的眉毛在微微颤动着,但随即意识到这不礼貌,把视线收回刀水池里,对着并不能看见他动作女孩轻轻点了点头。

“抱歉,拜托了。”

  女孩静静地伸手,半摸索着碰到了弗朗西斯的手臂,随即有些窘迫地向后缩了缩,然后准确不误地捉住了弗朗西斯的袖子,慢慢地往上挽推,弗朗西斯把手臂放低了些,好让女孩向上延伸,大致挽到了肘关节,女孩便收了手。

“Merci.”

  弗朗西斯继续专注于女孩的长发。他轻轻托住了女孩的头,为她清理泡沫。浸了水的墨发有些光亮,不同于平时的触感,发丝格外贴手,不经意间就变成了弗朗西斯变相地把玩着女孩的长发,他的指尖和她的长发嬉戏着。他是如此中意她的长发。

  直到冲洗干净,弗朗西斯有些许小意犹未尽地问女孩:

“要加护发素吗?头发这么长不加会容易打结的。”

“嗯,谢谢。”

  女孩的目光一直没有抬起过。弗朗西斯拿起护发素,用手指梳理起女孩的长发。加了护发素的长发更加顺滑,几欲抓不住。她的发丝又细又软,很舒适,也很密,女孩应该从来没有为头发太少而担忧过。发梢末尾,有些参差不齐,大致是梳头的时候打结拽断了。大概也只有这样头发多的,从不会为掉发少发担心的女孩才会对自己头发这么乱来吧。

“经常打结吗?”

“嗯,是的,加了护发素还是会有一点。加少或者没加的时候更不用说了。”

“但是因为头发很多所以从来没有担心过?”

“呵……是的呢。”

  女孩轻笑了一声下意识想要触碰一下自己的发,但意识到自己的头发还在弗朗西斯的手里,便默默收回了手。弗朗西斯也洗好了,用毛巾擦了擦她的长发,他轻轻托着女孩的头,扶着她的头,让她坐起来。用毛巾将她的长发裹了起来,轻推一下女孩便站了起来。弗朗西斯引着她在一个位置上坐好,转身去拿自己的工具包。女孩从镜子里看着他的动作,透过镜子看着他,看着他返回身,给她围上挡布,放开束缚着头发的毛巾,拿起梳子把头发梳顺,拿起了吹风机,开始吹她的长发。吹了大半干,弗朗西斯这才想起自己忘记问要剪多短。暗自嘲笑了自己光顾着看头发。

“头发,要剪多短?”

“嗯……到肩膀,再长一截这样,胸口……左右吧。”

  女孩下意识想要比划一下,但脖子以下的部位都被裹住了,便收了手,有些小窘迫地口头描述着。弗朗西斯看着勾了勾唇,轻轻执起梳子,触上她的长发。

“了解。”

  弗朗西斯一边仔细地梳理着她的长发,暗自估摸着大概剪多少。稍微比划了两下便拿出了剪刀开始剪。

 

“您是理发师对吧。”

  女孩忽然轻声开口,弗朗西斯忍不住轻笑了一声

“当然,我现在可是在为您理发呢。”

“理发师会给客人洗头啊,本来不应该是学徒之类做的吗。”

  女孩透过镜子看着弗朗西斯,但并没有和他对视上,她错开了目光看着他,她的目光很淡漠,丝毫没有波澜,琥珀色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某个点,似乎在想事情。

“难得遇到这么中意的头发,当然是要亲力亲为了。您的头发相当漂亮呢,哦,当然您也是非常迷人。”

“谢谢。”

  女孩垂了垂眼,并没有为这句话有多少动摇。

“看样子您曾经经常扎马尾是吗,头发这里还有些痕迹。”

“是,现在也会扎。”

“您要是发尾这里稍微烫一下,留个卷会很好看。”

“是吗。”

  女孩笑了笑,算是回应了。

 

 

  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女孩的余光瞟见了外面。这个南方的城市正直夏季多雨时节,但阵雨居多,所以她倒也是并不怎么担心。弗朗西斯正专注于她的长发,也并不是特别在意。雨一滴一滴,淅沥地下着,迷蒙了整个城市。终于在弗朗西斯完成手里的大作时,停了下来。空气中仍带有一丝水汽,潮潮的,也早已渗进了屋中,意外地很舒适。女孩格外中意这气息,轻轻舒了口气,看着自己已经完工的头发。弗朗西斯拿起吹风机,清理了一下她的头发,为她掸掉了挡布上的碎发,解开了挡布。再一次为她梳理她的长发。完成。弗朗西斯站起身来,看着女孩的侧脸。女孩站起身来,跟着弗朗西斯去了柜台结账。

 

“您剪的很好。”

  女孩微笑着说道。她知道弗朗西斯做这样的小事说起来当真有些浪费。

“如果您还有兴趣来这里做头发的话,可以找我,这是我的名片。”

  弗朗西斯拿出一张名片,放在柜台的上推给女孩。女孩拿起名片看了看,朱唇轻启

“王春燕。”

“诶?”

“我是王春燕。”

  女孩抬头,看了弗朗西斯一会,拎起包,向外走去。留得弗朗西斯一个人在柜台前喃喃

“王春燕……”

---

 

  今天意外下起了小雨,绵绵的,让人有了一种如临春日的错觉,弗朗西斯百无聊赖地窝在沙发的角落里,把玩着自己的手机。并没有注意到门被人推开,一名理发师迎上前,问前来的人

“您好,做头发是吗?”

“是的,我找波诺弗瓦先生”

  弗朗西斯猛地抬头,看见了王春燕。他笑了笑,抽出了他工具包里的梳子,向前走去。

“您好,来理发吗?王小姐。”

  女孩看向他,微笑着摇了摇头。

“不,我想试试您说的拿着末梢卷的发型。”

“好的,交给我吧。”

  当他执起梳子时,故事开始了。


评论(6)
热度(42)

© 十利須我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