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利須我里

呀吼~这里萌混cp,混圈求勾搭求约稿!www大杂烩~各种搭,wwww写手x1,约稿的话大欢迎ww无雷cp的杂食动物一只

【朝燕】Neverland 【下】

CP:朝燕

【已二次修改wwww~】

现代背景,同国双子设定

 前两篇戳这里哦:

【上】    【中】

完结撒花~~~~~~巨长的一篇难产出来了hhh,感觉又可以开新车(尽管上一篇车完全没影的貌似)












  酒吧里,狂欢的人群中,有一个对王春燕来说怎么都能看见的人——Emily。她亲自笑着对和亚瑟一同出教室的Emily说要和亚瑟一起去酒吧吗,她不知道亚瑟是什么反应,也没有去看。

  燕子拿起伊万给她的伏特加,一口饮尽,又接下了弗朗西斯的威士忌,她也不记得自己喝了多少。在一旁觥筹交错中,她看见儿时亚瑟拉着她去了一片花田,当时他的伦敦音还不像现在那样浓厚,亚瑟笑着拉她坐在花田中,给她的带上耳环花,说这里是他们二人的neverland,他是Peter Pan,她是Wendy Darling,没有Tinker Bell和其他人,更没有胡克船长,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永远都不长大。几年后,亚瑟站在花田里,看着花田中心的燕子说,你来当公主,我来当执事,我们依旧是Peter Pan和Wendy,我会目送着你回家,看着你长得大。

  什么时候开始,花田,就再也没有去过了?也许是在燕子再也没有故事可讲,脑子里已经被课业课本塞满的时候,在亚瑟匆匆赶完作业跑到燕子窗前对燕子说

“燕子,快从窗户里跳出来,我们去Neverland吧!”

“可是亚瑟,我们不是快要期末考试了吗”

 

……

 

“燕子”

  王春燕睁开眼睛,看着三重影的亚瑟,儿时,少年以及现在,三个亚瑟。

“燕子你醉了?”

“也许?”

“什么叫也许,我们回去吧”

“去哪里?”

“去……”

  亚瑟没有说出地点,Emily就嬉笑着出现把他拽走了,亚瑟一向都是一个绅士的模样,加上旁边几个起哄的,自然是不会做出退开她的动作。谁会想到他以前几乎是个不良少年,一个学痞。

 

——————————————————————————————

 

  “燕子,你父母以外是我最亲的人,哥哥和妹妹也没有你亲,因为我……”

  当时亚瑟后面说了什么,燕子已经不记得了,她只记得自己最后笑着说“我也是”。

  面红耳赤的燕子,走出了酒吧,站在路边吹冷风,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秋日的夜晚十分凉爽,只穿了单薄短袖的燕子在风经过的时候打了冷战。

“你好”

  后方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王春燕一回头看见Emily站在她身后

“请问有什么事吗”

“嗯,你是柯克兰的朋友吗?”

“是的”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什么问题?”

“你是不是喜欢柯克兰”

“……其实我更想问你个问题”王春燕转过身平静地看着她,“你知道《彼得·潘》吧”

“知道”

“我和亚瑟从小一起长大,我们……都很喜欢《彼得·潘》。我曾经以为,他是Peter,我是Wendy,不过后来我发觉我是Tinker Bell,说不定你才是Wendy”

  Emily听完她的话,半晌没说话,也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不理解。王春燕看着沉默的Emily,准备回去,但在手刚放在门上时,Emily的话轰炸了下来

“不,你就是Wendy。但Peter和Wendy不会在一起,我,希望也是这样”

 惊讶于Emily的回答,燕子转过身,笑着看向Emily

“你很坦诚啊”

“因为那是不争的事实,柯克兰喜欢的人不会是我,但我也不希望他和别的人……”

 

“谢谢你,Emily”

  燕子推门而入,回到了吵杂的酒吧内,因为酒品差而滴酒未沾的亚瑟被阿尔弗雷德他们围住取乐。耳边Emily的话语还在回响,Wendy和Peter不会在一起,这个事实她早就知道,但从别人口中听来心口堵得厉害。

  电影里Wendy和Peter共舞[1],在空中,在精灵们的祝福下,像在舞会一样,升上空中,在温柔的月光包围下,但一切又很短暂地结束了,Peter不愿接受爱这个字眼,因为他不能爱别人,而Wendy又有爱她的父母等待着她。Wendy回去了,而Peter是永远都不会长大的。

  Peter不能爱别人,因为,会爱会让人成长?!是的,是这样。那么亚瑟呢?亚瑟不会爱燕子,王春燕如是想到。电影里面那些苦涩的片段让燕子心口闷得发慌,明明,明明Peter是真的喜欢上Wendy了,但,他却不肯承认,也不能承认。心口闷得,几乎快喘不过气了,燕子蹲下了身,大口呼吸起来。

“Yan,怎么了?人难受?”

  阿尔弗雷德走了过来,蹲下身看着燕子。其他人似乎并没有注意,闹哄哄的酒吧确实很难发现一两个人不见的事。燕子抬头看向阿尔弗雷德,笑了笑

“大概真的喝醉了,人难受。对了,阿尔,你今天是开摩托过来的吗”

“是的啊,Yan想去兜风?”

“哈,难得你没有开你的福特野马过来,捎我去个地方吧?”

 

————————————————————————————

 

阿尔弗雷德一路狂飙,终于到了——那片花田的入口,外面根本看不出来里面有那般风光,而且在夜晚还有些阴森。

“Yan, 你真的要进去?看起来很危险的样子”

“不,不用了,我就在附近逛逛,一会儿走回家,这里离我家很近,今晚回家住好了”

“啊,这样啊,那亚蒂怎么办”

“啊?”王春燕抬头,疑惑地看着阿尔弗雷德

“亚瑟他啊……就这样吧,Yan,hero真的不用陪你?晚上很危险的哦”

“你是小瞧我哥教的防身术?”

“啊,不不,王耀我还是很信的,哈哈”

  阿尔弗雷德跳上了摩托,飞驰而去。看着他走远,王春燕才放下心来,走向了通往 “Neverland”的路。

 

——————————————————————————————

 

酒吧里

  阿尔弗雷德刚推门而入迎面冲来一个人影

“阿尔弗雷德你这个混蛋!”

  亚瑟·柯克兰揪着阿尔弗雷德的领子怒吼着。他的面色微红,怕是喝了一点酒。这下有点麻烦了啊,阿尔弗雷德为自己哀悼了一下立刻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

“嘿,嘿,亚瑟你怎么了,醉了啊”

“燕子呢?弗朗西斯说亲自看见你们两个出了酒吧”

“啊……这个啊,燕子说要去一个地方,然后让我回来了”

  阿尔弗雷德心里暗骂坑人的弗朗西斯,一边想办法对付喝醉了的亚瑟。终于在阿尔弗雷德说出燕子的地点后,领子前的手才松开。

 

——————————————————————————————

 

  亚瑟奔跑在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秋夜微寒的风吹开了他没有扣上的风衣的衣摆。

  燕子,燕子,真的就像一只燕子一样。总是会毫无预兆地那样消失不见,如果可以,真的好希望把她所有的时间都剥夺了,让她所有的时间重新全部属于自己。所以曾经的他才如此厌恶成长,但又期待成长——曾经的亚瑟以为如果成为大人,就可以和燕子建立新的关系。因为是小孩,所以不可能会是真的爱,小孩子嘛,就是舍不得玩伴嘛,大人们如是说着孩童的情感。不,不是的,王春燕这个名字也许从一开始就刻进了他的骨血里,他会成为最瞩目的让她只能驻足于他一个,他也会看着她越来越闪闪发亮。

  燕子,我是懦弱的,我想要折断你的羽翼,把你留住。我想要翻过那扇窗,将你强硬地带走。我想要抓着你的肩膀大声地告诉你,如果我的彼得潘,那你将会是被亚瑟强行留在Neverland的Wendy,如果我是那彼得潘,我一定会毫不顾忌地把Darling夫妇永远为Wendy敞开的窗户牢牢锁上。我不会像Peter Pan在Darling夫人的泪光中重新把她的窗打开。因为你是燕子,你终有一天会归巢,像Wendy Darling那样。可是,可是你还记得吗,电影里Peter被Hook打倒在地的时候,Wendy的那个吻让他有了前所未有的强大,他可以刀枪不入,但,我可以奢求你的一个吻吗?

 

  或者说,我从一开始,就不是Peter Pan呢

 

——————————————————————————————

 

  穿过幽暗的小道,忽而开阔的视野里,映入了一片花田,秋夜里,蔷薇孤寂在那里。王春燕往前走着,终于在一块石头前停下。缓缓坐下,看着她和亚瑟的Neverland,曾经的Neverland,是她先舍弃了这里吧?但在那次拒绝之后,燕子多次自己跑回这里,却再也没有看见亚瑟出现,或许当初就应该握住他伸出的手,跳过那该死的窗。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知道最后来这里的其实是燕子,曾经试着挽回那次拒绝。但亚瑟再也没有出现过,当燕子试着装作是打趣地问起他有没有去过Neverland时,亚瑟却冷淡地说——再也没有。

  燕子,丢了她的亚瑟。她想说自己是活该,但还是无法抑制想哭,想揪着他,问他到底怎么想自己的。

“我自作自受。”

   秋日的午夜,燕子徘徊在无人的Neverland

“小春燕啊,亚瑟他呢,是个胆小鬼,他啊——只会在原地等待他所失去的事物,哪怕是他的挚爱,珍宝。除非他感到自己快失去她了。”

  弗朗西斯的话语在耳边响起,王春燕抱紧了自己的双臂——如果,如果我是你失去的珍宝的话,那么我就在源头等你,在一切的源头等待你。如果,我是所珍爱的,或是珍爱过的。


———————————————————————————— 

 

  燕子,燕子,你还哪里吗。亚瑟全力奔跑在空旷的大街上。曾经的他,也像Wendy那样吻了他爱的人,就在他们二人一起看到Wendy吻了Peter的时候,亚瑟红着脸捂住了激动的燕子的眼,犹豫了片刻以后,他低头吻了下去。但燕子似乎并没有意识那个是吻,还是娃娃的亚瑟吻了还是娃娃的燕子,娃娃燕子却一无所知。

“I want to give a thimble.”(我想给你一个顶针)

  电影里的Wendy偷换了吻和顶针的概念,亚瑟却无法做到。但他现在能做到的是——留住他的燕子,不然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燕子!”

 

 

“!”

  王春燕有些惊异地回头,看见她前一秒钟还在苦思的亚瑟。亚瑟大口喘着气,迈着大步走了她——就像,就像追上Cinderella的王子一样。王春燕的心跳漏跳了半拍,却下意识地后退了起来,因为亚瑟的脸色看起来真的不怎么好看。

  亚瑟一把抓住了后退着的燕子的手,让她不要再移动,祖母绿的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看了20年的琥珀瞳眸

“你一个人在这里真的很危险啊!而且还是和阿尔弗雷德单独来,为什么不考虑一下自己……”

“亚瑟你确定你只是来说这些的?”

  燕子的心在狂跳,她不清楚亚瑟的心思,冒险一般说出了这句话令亚瑟语塞的同时,自己也开始慌神地想要逃离。

“你要去哪里?”

“什么哪里?”

“我来之前你一直都待在这里不是吗,为什么现在想要逃跑”

“我为什么要逃跑!”

“因为你知道我想说什么做什么!你知道我的心意!”

  亚瑟几乎用吼说出了这句话,换来了燕子的垂眸

“我……不知道”燕子深吸了一口气,“你知道吗,我曾经以为你是Peter,Emily是Wendy,而我是Tinker Bell,我只能看着你们在一起。但Emily说我才是Wendy,我想,也是,因为——Wendy终归是无法和Peter在一起的。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天我握住了你的手,跟你翻过那扇窗,回到Neverland,你会不会还是我的亚蒂。”

  亚瑟惊讶地看着燕子,心口又苦涩又欣喜的感情汹涌而来。看着垂眸不语的燕子,亚瑟几欲开口,却总是被哽咽打断。

“燕子,我是一个胆小又爱哭的家伙。我曾经因为你的拒绝再也没有来过这里,因为我觉得我失去了你,而没有你的Neverland对我来说一点意义都没有。我从来没有怪你拒绝了我,因为我知道你要长大,而我也是。你一直是家长口中的乖孩子,永远都那么听话懂事,大人说你要考试,你就认真地学习。而我则那个叛逆者,我想要带你逃离,却发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终要成长。我看着你一日比一日耀眼,一日比一日优秀,就像Wendy仰望着Peter那样。也有很多人喜欢你,我妒忌,却无法说出口,我想要想Tinker Bell那样不择手段地去除你身边围绕的那些人,告诉你我才是最珍爱你的。但是,燕子啊,我是懦弱的。也许,你才是那无所畏惧的Peter,我才是Wendy”

  是的,如果亚瑟是Wendy,他一定会为了Peter舍弃一切。如果燕子是Peter,她一定会只看着亚瑟一人。

 “我曾以为你是那勇敢无畏的Peter Pan,Emily是你心爱的Wendy Darling,而我是那默默守望又有些阴暗的Tinker Bell——但直到最后我才发现我做的这三个连线都错了。但是我真的好开心”

  亚瑟伸手抱住了成了泪人的燕子,轻轻捧起了燕子的脸,交换了一个有些咸涩的吻。王春燕轻笑出声,看着亚瑟。亚瑟环住了她的腰,邪魅地笑着看向他的燕子

“亲爱的燕,我可以向你索要一个顶针吗?”

“当然,但你确定只要一个顶针?”




“当然不——我家里今天没人,宿舍和我家选一个?”


评论(5)
热度(33)

© 十利須我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