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利須我里

呀吼~这里萌混cp,混圈求勾搭求约稿!www大杂烩~各种搭,wwww写手x1,约稿的话大欢迎ww无雷cp的杂食动物一只

华氏99度

华氏99度


CP:朝燕

*低能预警 QAQ

*略疯狂哈哈哈




华氏99度是你的温度,而华氏451度是纸张起燃的温度。

——题记

  烈焰与红唇之所以可以相连作为一个词汇是因为红唇如火焰一般灼人。

  亚瑟转了转手里的酒杯,静静地盯着前方吧台边坐着的女孩,她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她琥珀色的眼眸倒映着别人的身影,她的红唇一张一合。她果然是只燕子,让人捉不住的燕子,狡黠的燕子。亚瑟几次举起酒杯到唇边,却怕醉了就真的再也捉不住这只燕子。

 

“嘿,亚蒂!”

  阿尔弗雷德走了过来,拍了拍他的肩

“真是意外,你居然没有喝酒。就这么担心燕?”

  啊,可恶,被看穿了。亚瑟不想回答他的问题,但他却默默地泯了一口杯中的朗姆。他的大脑渐渐有些迷蒙,有些兴奋。再一口,耳边又响起了阿尔弗雷德的声音

“这么喜欢燕的话就让她爱上你不就好了?她可是超爱rock的,你不展现出来又有谁会知道!哈哈”

  亚瑟再次喝了一大口,他倏然站了起来,揪住了阿尔弗雷德:

“阿尔弗雷德,我的贝斯在哪里?”

“Great!我们最棒的贝斯手要大显身手了?嘿弗朗西斯!”

  阿尔弗雷德冲着正在和王春燕聊天的金发男人喊了一声,男人回过头,和燕子说了两句就走了过去。

“嘿,阿尔怎么了,小亚瑟又醉了?”

“比这个还有趣。你的休息室里还放着他的贝斯对吗,拿出来吧。Yan肯定会很高兴的”

  蔚蓝眼睛的大个男孩拍了拍身边的英国绅士,弗朗西斯笑了笑,摇了摇头,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把钥匙,放在桌上推了过去

“可别太疯狂了,哥哥的酒吧可别被你们砸了”

“放心,hero连你的小酒吧都保护不了的话哪里是什么英雄呢?”

 

  许久不见的触感,还有久违的琴拨。亚瑟深吸了一口气,把肩带挂在肩头推门而出。径直地走向了在发呆的燕子。

“燕”

  燕子转身背对着吧台,看着亚瑟。亚瑟欺身向前,单手撑在吧台边缘,另一只手松了松领带,看着燕子说:

“好好地看着我”

  言罢,走向了舞台,并迅速地把西装外套准确地扔到了燕子的怀里。一些曾经的常客看见了舞台上那人左耳发亮的耳钉,眼里闪烁着狂热,开始欢呼,带动着其他人,所有的人都在狂呼,在兴奋。

  亚瑟享受着这般拥戴,再次把领带松了松,用力地用pick扫下贝斯的弦,疯狂地电音刺激着鼓膜,略沙哑的声线诉说着心中的疯狂。劲爆的音乐,疯狂的人群,以及台上闪耀的身影。燕子的琥珀瞳仁渐暗,愈发抱紧怀中的外套,在疯狂的人群末尾处轻吻着领口,看似平淡的表情下,一颗躁动疯狂的心几乎冲出胸膛。

 

  一曲狂热的摇滚在最后一声电音出落幕,亚瑟跳下舞台,把贝斯甩给了最近的弗朗西斯,手里仍攥着镌刻着他名字的pick,走向了燕子。燕子不语,可眉脚处的笑意鼓舞了亚瑟欺身上前的举动。环住了脖颈的手臂诱使碧绿眼睛的主人献上了疯狂的热吻。

  众人在欢呼,在尖叫,在吹哨起哄。一吻的终结在二人紧握着手冲出酒吧中谢幕,疯狂的呼喊似乎还萦绕在耳边,午夜的钟声即将响起。

  火,有一股火,一股火在燃烧,凉爽的夏夜横生出一股燥热。温度在狂飙,在上升,都不知道该用华氏度还是摄氏度来计算了。亚瑟亲吻着燕子发动了引擎,车开出去了好远,在偏远的一栋别墅边上,亚瑟停下车,继续啄着燕子的唇,解开安全带翻身到副驾驶位上方看着眼前这只娇小的燕子。拿出了方才一直攥着的pick,吻了吻燕子的眼角。

“燕子,和我结婚”

  悦耳的声线,略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呼出的热气。燕子有些躁动,轻笑出了声,像只精灵一样

“我怎么可能拒绝的了亚蒂”

 

  亚瑟微微一笑,伸手放倒了车座,燕子勾住亚瑟的脖子把他一同往下带。彼此凝视着对方眼眸深处疯狂的慕恋。

 

  华氏99度是你的体温,华氏451度是你的体温与肌肤在我心中燃烧的火焰的温度。


评论(5)
热度(18)

© 十利須我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