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利須我里

呀吼~这里萌混cp,混圈求勾搭求约稿!www大杂烩~各种搭,wwww写手x1,约稿的话大欢迎ww无雷cp的杂食动物一只

【凹凸乙女】【收养系列】所谓爱与敬爱

圣空星人造人未来继承人嘉德罗斯X研究人员子女你

*长乙女文

*收养系列

*ooc属于我,男神属于你。 

*女主忠犬向注意,超级忠犬。


【目录】

 

【第二章】所谓初生破茧之惊艳

 

“咣啷!”

  远处的基地传来爆炸的声响,研究所的人一愣,随机听闻了圣空星王的差遣前往被袭击的基地,那里还存储着新研发的武器。

  你目送着父母离开,抚摸了一下驻放嘉德罗斯培养皿的玻璃,乖乖地被侍女牵去了王宫。

“说好回来陪我看书哦!”

  约定如是做下,却再也没有被履行。再次见到时,已经是被棺木装好了的尸体了。你不是那些被童话故事甜腻大了的孩子,作为未来科研所的人选,小小年纪你便知晓了那所谓冰冷的一面。

“节哀,请不要哭。”

  有人如是安慰你,你点了点头,死死地咬住了颤抖的双唇,生怕发出呜咽声会让你眼眶里的泪水溢出。

  啊啊,所谓光荣者啊,为了自己所推崇的王者献出了生命。你忽然想到自己会不会有幸为嘉德罗斯陛下这样献出生命呢?

  将自己带入了环境,你那一瞬间便明了了。你知道了父母为什么会冲进大火,那一刻他们是在笑吧。你长舒了一口气,告诉自己不可以哭,因为他们现在在笑着。

 

“孩子,想哭就哭吧。”

  王妃是个温柔的人,她柔软的声音让你强行挤回去的眼泪又有了意识。

“呜……”

  你的肩膀剧烈地颤抖起来,豆大的眼泪落了下来。

“要……去见见罗斯吗?”

  王妃如是问道,你点了点头。

  冰凉的研究所里没有一个人,虽然明天嘉德罗斯就要苏醒了,但是首席核心研究员的葬礼在安排妥当嘉德罗斯的前提下举办了。你贴着冰凉的玻璃企图找回一丝理智,

“殿下啊,您会不会有这样的感觉呢?”

  你哽咽了一声下意识想要像眼前着神一般的男子倾诉寻求依赖。

“好寂寞啊。虽然我为他们感到自豪但是还是好寂寞啊。啊,殿下,你说,我父母死了,我可能会被送去孤儿院,那我该怎么成为科研人员服侍您啊。”

  你低下了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嘉德罗斯的手在你不知情的片刻隔着玻璃点了一下你的额头又收了回去,等你注意到抬头时一切又是原样。

  “啊,好寂寞啊。再也看不见殿下了。不知道会不会以后就变成那种无所事事混日子的渣滓,唉。”

  培养液那头的男子皱了皱眉头,传讯终端响起了提示音。你急忙跑去,看见连接着嘉德罗斯意识的终端打出了一排省略号

“……”

“什么啊……”

  你不解地琢磨着那串省略号的意义,但接踵而至的警报声打断了你的思绪。

“警报,警报!”

  嘉德罗斯的左手握上了右臂上插着的管子。

“已进入成熟阶段,即将人工分娩,即将人工分娩。”

  冰冷的女声响起了,静谧的实验室只有你一人,你惊慌极了,不是说好明天才会正式苏醒吗?为什么提前了?

  培养液里的嘉德罗斯还未睁开眼睛,但却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去扯那些插在身上的管子。 

“不,不要这样!”

 年幼的你惊慌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下意识开口阻止。男子手里动作一顿,但尔后还是继续用力地扯自己的管子。你看见了旁边的呼叫机,急忙拉了凳子去呼救

“快,快来人啊!殿下,殿下自己拔掉了管子。啊!”

  你看见嘉德罗斯已经开始用手去捶打玻璃屏障,但被氧气仪扯住了身体,他随机暴躁地一把扯下氧气面罩更加用力地捶打玻璃屏障,已经可以看见那玻璃开始出现可怖的裂痕

“咳。”

  嘉德罗斯呛了一口水,但很快就学会了屏住呼吸,手上溢出了些许血红但这些熹微溶散在培养液里。

“听着,不要多做动作,让他自己打开屏障。”

  是国王的声音,

“我的继承人要有这种破茧成蝶的实力。”

“是。”

  听见了国王的声音你冷静了下来。科研人员很快会赶到,你只需要看着他不横生枝节就好。你不会参与,因为你知道帮蝴蝶剪开茧会杀死他。

“咔啦”一声,玻璃爆开,你蹲下用桌子挡住了如暴雨一半的飞沫。

“咳呕。”

  嘉德罗斯咳了一下,随后开始挣扎。你冒出了脑袋去看,却看见他一副窒息的模样。

“孩子刚生出来是不会呼吸的。”

  你想起了父亲的话语,你急忙冲了过去,扯过了氧气面罩按在他脸上氧气口送进他嘴里。

“呼吸!”

  你按了按他的胸口见他吸了一口急忙把面罩拔出来,

“吐气!”

  他终于开始可以正常呼吸了,不得不说他的适应速度如此之快。但是他开未着寸缕,你环顾四周,看见了一个白色的研究服——是父亲的。但你什么也顾不上了,急忙拿过衣服给嘉德罗斯披上

“殿下,殿下。还好吗?有意识吗?”

   你吃力地将嘉德罗斯扶在怀里,摇晃他呼唤他。嘉德罗斯咳了两下,抓住了你摇晃他的手臂。嘴唇开合了两下,似乎说了什么,你急忙凑过去听。

“别晃了,渣渣。”

嘉德罗斯缓缓睁开眼睛,第一眼看见了你,眼部系统开始自动分析。

  幼女,渣渣,有点脑子。

  简单的初始词汇量蹦出,嘉德罗斯张了张嘴,在你激动惊慌又期待的眼神中缓缓张口:

“原来真是个渣——渣。”

“……”

  你沉默了半晌嘟囔道,“什么嘛,这不是活蹦乱跳的吗?”

  外面隐约传来机械门被打开的提示音,还有匆忙的脚步声。你将嘉德罗斯扶起,而后门被打开,科研人员急忙将嘉德罗斯接起,递过浴巾供他擦干,还有一旁准备好了的衣物,你自觉地退到一边,低着头跪坐在一边,想着一会能不能把父亲的研究服讨回来。一只柔软的手轻轻抚摸着你的头,你急忙抬头看见了王妃正怜爱地看着你。

“王妃殿下……”

“你做的很好,小小年纪就能处理好这样的事,天资不凡,不愧是他们的孩子。”

  你听见了父母被提及,随即又将头低了低。

“陛下,不如让她做罗斯的陪读,她这么聪明,一定是个好助手。”

  圣空星王点了点头,王妃便扶了一下你的手臂示意你起来。你悄悄看了一眼嘉德罗斯,却发现正在穿衣服的他也转过头,似乎是发现了你的目光,你急忙转回头,低声向王妃请求:

“王妃殿下,我……能恳请您一件事吗?”

  将你们二人的小动作尽收眼底的王妃笑了笑,问道:

“怎么?”

“能……能不能将嘉德罗斯殿下穿过的研究服给我呀……那是……我爸爸的。”

“……”

 

 

这一天,你失去了父母。这一天,你目睹了神的诞生。

 

 

评论(16)
热度(168)

© 十利須我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