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利須我里

呀吼~这里萌混cp,混圈求勾搭求约稿!www大杂烩~各种搭,wwww写手x1,约稿的话大欢迎ww无雷cp的杂食动物一只

【刀剑乙女向】婶婶不靠谱

*轻喜剧向


*三明婶

*三日月宗近X女审神者

*女主有名字

*巫祝女审



【1】海洋生活论

 

 

 

  那个女孩,来自另外一个国度,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来到这个国度,更没有人知道,她为什么会被选中。

 

  生活就像海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刮来一个大浪把人拍死在沙滩上。

  悠纪,一名17岁的人类少女,种花家根正苗红的小闺女。数月前中了大奖意外成为审神者来到了本丸开始了没日没夜为了黑心时之政府闲暇肝刀剑,工作胖揍逆行军的日子。看起来很可怜?醒醒,不存在的。自从把刀剑肝了差不多了她就懒癌复发开始了她的真正小姿生活。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有什么婶就有什么刀,今天的悠纪大本丸也一副吃枣药丸欣欣向荣的景象。

  所谓饭桌如战场,悠纪深谙这个道理。她在把一片三文鱼塞进嘴里的同时死死盯着盘子里最后一块玉子烧。俗话说,最后一口永远都是最好吃的。悠纪目光炯炯地把筷子伸向了盘子里最后一块玉子烧。忽然一双筷子出现……

  玉子烧没了。

“啊!你这臭小子!”

  悠纪手里给了对方脑袋一下,对方“哎呦”了一声蒙住了,悠纪抬眼去看才发现是秋田藤四郎,秋田蓝盈盈的眼里溢满了泪水,他放下了碗筷憋着小嘴看着悠纪仿佛在问为什么。

“疼……”

  坏了!悠纪心想着,顿时一阵心疼。秋田平时软软的可爱极了,悠纪也极喜欢他,平时不上战场就把他当小宝宝养着,这下是真·心窝窝疼·废婶的场合了。悠纪赶紧揽过秋田粉色的脑袋揉了揉被拍的地方。

“哎呦呦,小宝贝疼不疼。抱歉啊,我刚才不知道是你哦。哎呦哎呦……”

  秋田眼泪汪汪往悠纪怀里蹭,一旁的短刀眼神开始尖锐起来,暗道好一个套路。不动行光咂嘴道:

“早知道还可以这样我也抢了……”

“……是你我得再补一下子。”

“哎,凭什么呀,我招谁惹谁了……”

“因为秋田可爱乖巧呗!”

  ……今天我的审神者也依旧是一个肤浅的(划掉)颜狗!面对不靠谱的婶婶,不动行光只能暗自咂舌。

 

  尔后大浪突然袭来,吃完饭的悠纪准备回房间吹个空调。忽然消息来说这次的刀锻了4个小时,怕是五花。

  三日月宗近!悠纪立刻回想起了今早卜卦的内容,随即赶紧往锻造室跑去。

“三日月宗近。打除刃纹较多之故,呼为三日月。多多指教。”

  哇哦。今天这浪有点大,差点出人命,不过是笑死的。悠纪站在锻造室里看着面前平安时代的贵公子朝他摆了摆手

“Hi?”

  三日月宗近看着眼前穿着短裙短袖的少女点了点头

“您就是我的主公吗?”

“啊……是的!请多多指教!”

  悠纪看着面前高大优雅的付丧神,摆出了长辈那里最讨喜的笑脸。

“我是悠纪。我呀,是一名巫祝,不是巫女哦。”

 

“巫祝是什么?”

  三日月喝了口茶看向身侧的莺丸,莺丸微微一笑解释道

“来自另外一个国家的,和巫女有些类似。”

  现在正是夏日,但两位付丧神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一般坐在侧缘里喝茶。所幸午后不知为何本丸上空有几片云遮着不是很热。

“哎哎!你们干什么!我报警了!”

  不远处可以看见悠纪抱紧了房间的门,身旁是几个其他本丸来的审神者正试图将她拖走。

“您就跟我们走一趟吧!”

“什么玩意!黑社会吗!”

“别闹了,我们本丸池子都快干了,您给我们祈点雨吧。”

“别,没看见今天日曜日吗,我掐指一算今儿有血光之灾,不营业。”

“可别了吧,给我抬走!”

  终于有一个审神者不耐烦了招呼其他审神者把悠纪给架走了,其现场惨不忍睹。

“神经病啊,我不要面子的啊!哎哎哎!拉好我的裙子,安全裤都要露出来了!”

  悠纪惨叫着挣扎却只能被抬走。三日月疑惑地偏头询问身侧的莺丸

“不用阻止吗?”

“不,一会就会回来了,指不定会抱着个小判箱呢。”

“那她们带走主公是……”

“哦,方才和您说过,主君是巫祝。而巫祝有个能力就是——祈雨。”

“哦呀,哦呀。看起来很厉害呢。”

“嘛,是个很便利的能力。而且主君还会她国家古时的一种占卜所以经常会被架走,敬请放心就是。”

“嗯……似乎是个不简单的巫祝呢,话说为什么其他审神者都穿着巫女服她穿的是现世的衣服呢?”

“很简单,因为你家婶婶我,不靠谱呗。”

  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的悠纪坐了下来吃了一块羊羹。

“啊哈哈哈,真是吓了老人家一跳呢,主君。”











玫瑰太太要和我联文整人突然兴奋,奋起把第一章肝了出来,结果万事开头难啊。之前两个人脑洞无限我终于做了点实际的事了

评论(3)
热度(36)

© 十利須我里 | Powered by LOFTER